体育betway客户端 > 武器装备 > 将广泛采用先进技术,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

原标题:将广泛采用先进技术,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

浏览次数:95 时间:2019-12-23

自俄联邦武装力量2015年介入叙利亚战事以来,俄军在战场上的表现令西方国家“刮目相看”。尽管由于俄罗斯经济发展乏力等原因,俄军难以大规模更新业已陈旧的技术装备,但凭借完善的指挥体系和较高的装备运用水平,俄军仍足以胜任各种复杂的作战任务。换言之,对于人才、体制等“软实力”的建设,是俄军在技术并不顶尖的情况下挖掘和培养部队战斗力的主要渠道。而在这方面,对高级将领的合理选用更是一个关键性因素。通过对近期俄军提拔的一批高级将领履历的分析,我们就可窥见俄军高级将领的若干选用之道。 据俄罗斯《红星报》11月29日报道,俄联邦总统普京提拔了一批将领到俄军各重要岗位工作——任命原中部军区参谋长、驻叙俄军集群参谋长亚历山大·拉宾中将为中部军区司令;原中部军区司令弗拉基米尔·扎鲁德尼茨基上将出任俄联邦武装力量部总参军事学院院长;原俄联邦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亚历山大·茹拉夫寥夫上将出任东部军区司令;原东部军区司令、驻叙利亚俄军部队集群司令谢尔盖·苏沃维金上将出任俄罗斯空天军总司令。除上述大军区司令级将领外,原北方舰队参谋长亚历山大·莫伊谢耶夫海军中将和近卫第2集团军司令根纳季·日德科少将也被任命为俄联邦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 上述6名将领,连同此前被提拔为南部军区司令的亚历山大·德沃尔尼科夫上将,以及新任西部军区司令安德烈·卡尔塔波洛夫上将,共同构成了俄军高级将领的全新阵容。而值得注意的是,这批将领在任职经历和工作特点上有许多共性。 首先,近期被提拔的俄军将领普遍拥有实战经历,比如曾在俄军驻叙作战集群担任过司令员或参谋长的,就包括卡尔塔波洛夫、德沃尔尼科夫、茹拉夫寥夫、苏沃维金和拉宾。在驻叙俄军执行的空中打击、特种作战和反恐等各类复杂行动中,上述将领均表现出高超的指挥能力和勇敢的战斗作风。此外,回顾前者履历,这些将领大都参与过世纪之交俄军在车臣和北高加索其他地区发动的反恐平暴作战,当时其普遍担任营级至师级的一线指挥官。早年的参战经历,不仅使这些将领获得了实战历练,也为他们后来担任驻叙俄军领导职务打下了牢固基础。 而通过对俄军将领们实战经历的观察,我们也可以发现俄军利用战争来培养、选拔高级指挥官的独特路径。战争是检验军人能力最好的试金石。正是在不断的实战中,俄军得以发掘那些战场表现最优异的军官,并将他们提拔到更重要的岗位上。而近期的叙利亚作战行动,自然成为俄军新锐将领跻身核心指挥岗位的必经之路。此举不仅可以为这些等待提拔的将领提供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实践课堂”,以补齐他们缺乏高层指挥经验的短板,还能作为考察待提拔将领的最后一次“摸底测试”,以此确保俄军统帅部没有“看走眼”。 除多次实战经历外,俄军提拔的高级将领往往也具有丰富的跨战区任职经历。众所周知,俄罗斯地幅辽阔,各地区的自然和人文条件迥异。同时,地跨欧亚两洲、邻国众多的地缘环境,也使俄军面临来自欧洲、中东-中亚和东亚等多个方向的广泛挑战。因此对于俄军将领来说,全面了解本国各区域的作战环境以及在各个战略方向上的主要对手,是他们胜任更高阶指挥岗位的必要条件。而分析前述各位将领的任职履历,可以发现所他们都有至少在3个不同战略方向的任职经历,甚至一些将领的任职足迹遍布俄罗斯4大战略方向。 广泛的跨战区任职经历,使这些将领获得了在不同战区执行作战训练任务的丰富经验,进而能够在担任高级指挥职务时,对不同地区的作战环境和对手的差异做到“心中有数”,避免盲目套用不合宜的指挥套路和作战方法。同时,从初级军官层级开始即实现全境跨战区调动,也可避免因长期在某一部队服役而导致军官形成思维定式和部队陷入人事僵化状态,这同样有利于军官的培养和人才的流动。 对于高级将领来说,除下部队实践外,系统化的军事院校深造经历也弥足珍贵。在对于军官的教育培养方面,俄军有着一套完整而独特的制度。一般来说,能够担任师级及以上指挥岗位的军官,在履历中都必须经过3个层级的院校教育。第1层级是对初级军官的养成教育,旨在将走出校门的中学生培养成为合格的军人和初级军官,并在此阶段完成对军官的高等学历教育。第2层级是任职营连级职务的阶段。在这一阶段,军官需要经过严格的选拔和考试,进入军兵种专业指挥学院接受2至3年深造,旨在结合军官的基层任职经历,培养其战术-战役指挥能力和知识储备,使其能够胜任师团级职务。第3层级则是在师团级任职阶段,将全军最优秀的师团级军官选送到总参军事学院进行再深造。军官在这一阶段将接受大量的战略和高级指挥教育,使受训军官得以胜任集团军至俄军总部机关的领导岗位。如果一名俄军军官经过了上述3级培养,就等同于敲开了走向高级将领的大门。而上述3个层级的院校培养穿插于一名军官的各层级任职经历之间,使军官得以定期从指挥岗位“回炉”接受教育和检验。 观察前面提及的各位将领,我们会发现,这些将领都接受了完整的3层级军事教育,并在院校培养阶段一直是同辈军官中的佼佼者,堪称学霸。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今年提拔的俄军将领的基层任职经历,均是在俄罗斯面临内忧外困的上世纪90年代度过的。可见,尽管当时俄军面临巨大困难和压力,但从未放松军官教育培养的严格流程,才使得如今跻身高级指挥职务的将领们获得了良好的院校培养。由此亦可见俄军对于院校教育的重视。 而据俄罗斯国防部官网和《红星报》等军队媒体的报道,在俄军执行海外作战任务和国内战备训练任务的过程中,俄军高级将领对于任务的达成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能够胜任复杂任务的高级将领,则是在上述丰富而又充满特色的培养选用之路中成长起来的。 责编:樊家臻

发布人: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

图片 1

图片 2

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主席艾尔西诺

“死亡螺旋”,是美国科学家新近发现的一个预示死亡即将到来的生命阶段,特指无论哪个年龄段,如果临近死亡,各项能力都会呈现急剧下降趋势。如今,美国军方将这个新名词用在了为舰队规模扩张上面。 美国联邦参议院海上力量委员会主席罗杰·威克近日发表文章《反对声音对建造355艘军舰的舰队有负面影响》,力挺美国海军“355艘军舰计划”。他引用海军分析师罗伯特·奥布莱恩和杰里·亨德里克斯的话说,我们的舰队规模几乎与一战前一样小,而且它正迅速接近“死亡螺旋”。破损的军舰日益超负荷工作给剩下的运营军舰及驾驭它们的海员造成前所未有的压力。 那么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为什么已居世界第一的美国海军仍旧不满足于自己的舰队规模?未来即将补充入美国海军舰队的舰艇都会采用哪些代表性的先进技术?对这些问题,科技日报记者对军事评论员黎晓川进行了专访。 美舰队规模或不够维持世界霸权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国防部专题新闻发布会

“客观的说,美国海军的舰队规模高居世界第一,但相对于满足美国维持其世界霸权的战略需求而言,维护美国所谓遍布全球的重要国家利益,尤其是应对如俄罗斯、中国及其他一些地区性强国的崛起,这一规模似乎又显得不够。”黎晓川说。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局今年9月22日发布的有关美国海军兵力结构和造舰计划的报告,美国海军目前共拥有287艘主要作战舰艇。美国海军上一次拥有350艘舰艇是在1998年初,然后在5年内降至300艘以下,直至今天的287艘。 黎晓川指出:“美国海军舰艇数量之所以持续缩减,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看来,主要是因为采用新的先进技术致使每艘军舰的造价提高,而海军总的舰艇建造支出却保持不变,导致能够购买的舰艇数量减少。也就是说,美国海军这些年舰队规模的缩减并不是自觉和有意识地以数量换质量,而是一个不得已的现象。” 那么,美国海军目前的舰队规模真的不足以在全世界执行任务吗? 对此,他认为:“一般来看,大中型舰艇的使用周期主要包括港口维护或修理、训练和海上部署三个阶段,也就是说,一支舰队能够随时部署到海上执行任务的兵力大致占三分之一。而美国海军官网在11月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在这一天,美国海军已在海上部署的舰艇为101艘,有6艘航母在海上航行。这两个数字都远远超过了三分之一,也说明美国海军舰艇的使用强度的确很大。” “因此,美国海军现有的舰队规模还真是不能有效的在全世界执行任务。如果未来其舰队规模扩张,对于减少在2017年频发的‘撞船事件、更多受伤事件以及更多死亡事故’显然会有一定效果。”他说。 “死亡螺旋”只为舆论造势 目前媒体普遍提到的355艘军舰规模,是美国海军在2016年12月完成的《2016兵力结构评估》报告提出的未来三十年的兵力结构远期建设目标。

地 点:湖北省武汉市东湖国际会议中心

图片 3

本文由体育betway客户端发布于武器装备,转载请注明出处:将广泛采用先进技术,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

关键词:

上一篇:黑客还是印度,俄罗斯2017年将停止向世界反兴奋

下一篇:没有了